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炽阳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时间就好像装了车轮一样越来越快,快的一下子就到了十二月底,连南蒲这个就不下雪的城市也在今天下了起来,今天是平安夜,一年之中号称最平安的晚上。

平安夜和苹果挂钩,送苹果给喜欢的人的这个游戏在年轻人中颇为流行,一大早,苏挚阳就收到了林妙妙的苹果。

林妙妙红着脸把苹果递给他:“虽然我知道你马上就要走了,但是你能不能收下我的苹果”

林妙妙的眼中满是希冀和小心翼翼,苏挚阳不好拒绝,只好收下了,见到苏挚阳收了那苹果,林妙妙眼中亮起惊喜的目光,这是对她青春的最好回馈,她朝苏挚阳说了句:“谢谢”就转身跑走了。

姜阳这一天也收到了一个苹果,她出去上厕所之后回来就在桌膛发现的,苹果没有被包装过,但显然是上好的品质,因为它鲜红欲滴,苹果旁边什么都没有,连一张贺卡也没有。

姜阳跑过去问文岚,可文岚却说不是她送的,姜阳以为是苏挚阳送的就满心欢喜的收下了。

苏挚阳收下了林妙妙的苹果后,结果这一天姜阳一整天都没和他说话,甚至在回去的路上也垂着头。

由于下雪的原因,苏挚阳没有骑车了,他也就和姜阳一起走,见姜阳不理他,苏挚阳连忙跑到姜阳面前:“你怎么了?是不是我收了林妙妙的苹果你生气了?”

姜阳还是不说话,低着头,苏挚阳弯着腰和她齐平看着她的眼睛哄着她:“马上我要走了,这是最后一次,所以我不好拒绝。”

看着姜阳不说话,苏挚阳又继续道:“我想毕竟我要走了,留个礼物就当给她个念想。”

姜阳还是没说话,苏挚阳还想解释,低头一看却发现她的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充满了亮闪闪的东西,她哭了。

苏挚阳手忙脚乱试图给她擦眼泪:“怎么了?怎么好好就哭了呢?”

姜阳抬起头梗着脖子望着他轻声道:“苏挚阳,你去上京之后会不会也忘了我”

苏挚阳顿时不知道该做何回答,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姜阳深吸了口气朝他展露出个笑颜,挥了挥手里的小拳头:“你可不许忘了我,要不然两年后我可要找你算账的。”

苏挚阳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知道她答应去上京了,心里涌动着一股温柔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脑袋道:“肯定不会忘记你的。”

姜阳回去的时候往苏挚阳包里塞了个苹果,她塞了就跑,任凭苏挚阳怎么叫她也不停下来。

苏挚阳回家打开书包一看,一个红彤彤的蛇果躺在那里,上面还贴了张便签,便签上画了一只小猪,小猪旁边写着:“傻瓜苏挚阳,节日快乐。”

苏挚阳看着笑了笑,把苹果塞进了包里,颜湘如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到了苏挚阳包里的苹果,眉头一皱,苏挚阳赶紧把苹果塞进包里。

颜湘如嘱咐他道:“你这几天赶紧把东西收拾好了,期末考试一完我们就走。”

苏挚阳惊道:“这么突然不可以再留几天吗?”

颜湘如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了眼苏挚阳的包,准确的说是看包中的苹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

她突然郑重其事的看着苏挚阳,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如今苏挚阳已经比她高了,她只能以这个方式来表达母亲的权威:

“你终究是要离开这里的,阳阳,这里的一切人和事都和你没关系了,你的目标是上京那个更遥远的天空,你知道吗?”

“…知道了,妈。”

颜湘如走后,苏挚阳又打开了那个黑色的包,姜阳送给他的红色的苹果还躺在那里,简笔画画上去的小猪生动可爱,旁边写着:“傻瓜苏挚阳,节日快乐。”

苏挚阳沉默了下,然后把便贴撕掉,把苹果放水下洗了洗然后咬了一口,苹果脆脆的,味道很好。

姜阳回到家,刚想像往常一样溜进房里,陈丽君就不知什么时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姜阳鬼鬼祟祟的动作有些明显,只好尴尴尬尬的在房门前站着,乖巧的喊了一声:“妈。”

陈丽君点点头,接着嘱咐她道:“下个月你弟就要从安阳过来了,记得好好准备一下,他那间房我已经收拾起来了,你到时候记得带带他。”

姜阳点点头:“知道啦。”

以为陈丽君说完了,姜阳松了一口气正打算进屋里,陈丽君又叫住了她。

“对了,姜祥那边还得你多费点心,姜宇过来后,花销肯定不会小,抚养费不能再像之前那样一拖再拖了。”

姜阳心里泛起一抹苦涩,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陈丽君这才让她回房。

回到房间的时候,姜阳看着桌子上的手表发呆,那手表是苏挚阳送给她的,她一直舍不得戴,装在盒子里。

今天就是圣诞节了,但两个人都没有过节的气氛,心事重重的。

文岚耸了耸姜阳的肩膀:“怎么了姐们一大早就苦着个脸”

姜阳摇了摇头,想说没事,那边班长谢澜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咦,可真怪了,这一个两个的都苦着个脸,跟谁欠了他们钱似的。”

姜阳和文岚一听,眼睛立即往谢澜所说的方向看去,是苏挚阳,他坐在座位上低垂着头,有点了无生气的样子。

文岚看了看苏挚阳又看了看她:“怎么了?吵架了”

正当文岚要长篇大论吵架不好,不要吵架的时候姜阳摇了摇头,文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算了,我先回去了。”姜阳这样说着就回到了苏挚阳的身边。

苏挚阳依旧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看着他的样子,姜阳很难受却没有办法,她知道他是为什么难受,但是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索性不提。

两人之间又恢复了短暂的静谧,好在班主任这次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大发慈悲的把晚自习用来看电影,看的是《肖申克的救赎》。

当男主人公安迪爬过那条脏污泥泞的下水道站在大雨中冲刷着身上的泥水的时候,班里顿时轰动起来了,姜阳知道他重获了新生,获得了自由。

苏挚阳这时也从刚才的低沉情绪中走了过来,他递给了姜阳一个本子,并道:“好好保管。”

姜阳翻开一看才发现是他整理的关于各科内容的笔记,甚至还有之后的复习内容,这些她都用的上,她感激的朝苏挚阳说了句谢谢,然后把那本笔记珍而重之的塞进了兜里。

因为电影的原因,他们得以早放学,由于昨天下了雪的原因,今天就格外的有些冷,姜阳体质不行。

夏天怕热,冬天怕冷,尤其是那双手一到冬天准会冷的跟块寒铁一样,苏挚阳一言不发的把她的手揣进自己的兜里走着。

在他的温度里,姜阳的手渐渐恢复了知觉,她仰起小脸看他,这么好看的脸,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呢。

苏挚阳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他低下头对姜阳说:“姜阳,可能我一考完试就会走。”

姜阳心里敲起了警钟:“这么突然不能再等一等吗?”

“我妈…”

苏挚阳只说了两个字,姜阳就立马懂了,原先还觉得甜蜜的感情荡然无存冷气似乎沿着脚底一直漫了上来,胃里也开始酸涩。

姜阳眨了眨眼,强迫自己不再想那些,她呼出了一口气:“那你能不能等等我等我两年之后去找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的,苏挚阳顿时按耐不住把人圈进了自己的怀里,点了点头。

此后离期末考试的一个星期内,姜阳都在苏挚阳身边,他去哪都跟着,苏挚阳哭笑不得摸了摸她的头:“姜阳,难道我去厕所你也跟着么?”

姜阳似乎认真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如果你不告我变态的话,也不是不行。”

苏挚阳更加哭笑不得了,不过他理解姜阳的感受,也就随她去了。

一个礼拜的时间眨眼就过,期末考试的那天早上,别人都在担心考的好不好,她却在担心着能不能考过苏挚阳。

万一考不过怎么办?

看着她的担心,苏挚阳眼底露出一抹笑意,他凑到的耳边跟她说:“没事的,考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你都已经答应跟我去上京了,可不能食言。”

说罢又笑眯眯的转身离开了,姜阳的脸蓦的红了起来。

两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在这一天的最后的一个傍晚,姜阳不由分说的拉了苏挚阳去了海滩,由于前两天的落雪,整个海滩已经白了,姜阳呆呆的望着这片海。

不一样,和印象中她和他一起喝过酒的一点都不一样,都是白的。

“你别哭,你一哭了,我就心软了。”姜阳的眼泪又要顺着眼眶流下,似乎跟苏挚阳在一起她就莫名的喜欢上哭了,明明以前是不会哭的。

她立马止住,抬起红彤彤的眼睛看他,苏挚阳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你叫我怎么放的下呢?”

姜阳听他的话,眼里又是涩涩的,嘴里那句:那你就不要走啊,差点就没过脑子说了出来。

她深呼吸了几口气好容易才稳住情绪一双眸子坚定的看着他:“苏挚阳,你等我,两年后我就去找你。”

苏挚阳怜惜的给她擦去了眼泪,听了她的回答也一愣,然后笑道:“好。”

他的笑着实好看,如冬日的暖阳一般温和,就此照亮了她的人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