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炽阳 >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为了照顾姜阳的五脏庙,他们只得先行放下了学业来到了餐厅,不过图书馆周围没有什么好吃的,只有快餐店,方便快捷的那种。

纵使姜阳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不饿。”

但苏挚阳就是认定她饿了,然后不好意思说,或者怕耽误他的时间,于是信誓旦旦的道:“正好我也饿了,我们就一起吃点吧。”

于是在苏挚阳口中的一起吃点,她很震惊的看着对方搬来了满满当当的一大桌食物,就差把桌子堆满了。

姜阳:“……我真不饿。”

她能说她是被美色所惑,然后丢脸到吞口水吗?她不能!

于是,随着苏挚阳奇怪的目光传来,姜阳觉得他一定在想,都叫两次了,还不饿,骗鬼呢?

于是只得放弃了争辩,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姜阳已经肚子滚滚了,她没忍住打了个饱嗝儿,然后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不好意思朝苏挚阳那边看去。

苏挚阳则照例捏了捏她的手:“吃饱了,就回去吧。”

姜阳点了点头,两个人又回到了图书馆,这一次没有乱七八糟的声音了,他们在图书馆里一直待到了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

这个时间点也是饭点,图书馆里的人渐渐都出去吃饭了。

姜阳的作业也做完了,明天的课程也预习了一大半,于是又开始百无聊赖起来,她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天气预报上说今天会下雨。

她撇过头看了一眼图书馆窗外如阳似焰的热火朝天的晚霞,禁不住小声嘀咕一句:“骗鬼呢。”

都晴一天了,要下怎么还不下,可有时候不知是人就那么背运,还是事情就那么巧。

姜阳说完的下一秒,本来还晴朗的天空中响了几道闷雷,她昂了昂头,“不是吧”

这么巧的吗?

不出一会儿细细密密的雨点就落了下来,打在棚顶上,玻璃窗上,自行车上,瞬间外面就变成了雨的海洋,连玻璃窗上也横七竖八的倾泻出几条水柱,沿着玻璃窗缓缓而下。

图书馆里还有些人没来的及出去,这些人都和他们一样没有带伞的,也是,大白天的,谁会料到下雨然后带伞呢?

一时间,也不在那么安静了,渐渐有了说话声,姜阳看向苏挚阳:“好大雨啊。”

苏挚阳不知何时也抬起了头看着她笑着说了一句:“是啊。”

明明外面斜风细雨飘飘摇摇,内里却有什么在不知不觉的发生变化。

姜阳望进苏挚阳的眸子里,漆黑如星,沉默如潭,映照的都是她。

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雨的原因,图书馆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沉闷起来,连空气都似乎变的潮湿。

“等雨下完我们就走吧。”

“好。”

幸好这场雨并不大,只是来的急去的也急,从图书馆往外出去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叶子染上了新绿,一切恍惚焕然一新般。

摇摇欲坠的斜阳倒映在路面上的水坑里,像是剪裁出来了天空的一方倒影,水光如镜,这倒影透出今天晚霞的颜色,是绚烂的橙红色。

姜阳背着书包静静的跟在苏挚阳的后面走,每走一步她都小心的注视着脚下的水坑,苏挚阳在前头拉着她,叫她小心,以免踩到水。

他们的影子有时候映在水坑里,也映在那片紫红色的晚霞上,像电影的画面,也像一帧精美的壁纸。

走过水坑之后,跨进公交站台,一辆公交车缓缓行来,姜阳看着远处行来的公交车在发呆。

只有一个月了,她脑子中满是这个量词,回去的路上苏挚阳发现姜阳似乎有些沉默,不过她不多说,他也不多问。

不一会儿他就发现女孩儿的脑袋一点一点,然后身子慢慢的倾着靠了过来。

靠在他的肩膀上,苏挚阳刚想叫她,却发现姜阳不知什么时候戴着帽子睡着了,她依旧穿着昨天的那件有小熊帽子的大衣。

帽檐垂下来盖住了巴掌大的大半张脸,应该是睡着了,正当苏挚阳以为姜阳睡着的时候,帽子下的脑袋不知什么时候发出了声音,她声音委委屈屈的,透着惹人怜惜的疼爱:“…苏挚阳,能不能不要走”

苏挚阳刚想把手放到她的脑袋上忍不住停了下来,他也没会回答走或是留的问题,只轻轻回了一句:“我会回来的。”然后才把手落下去一点一点的摸着她的脑袋。

姜阳的心好像瞬间就找到了安放的地方,真实的被坚定的选择也比虚假的诺言更让人来的踏实。

回去的路上两人一直沉默,但饶是如此这种沉默也不显得怪异,反而显的很自然,也许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连话也懒的多说了。

姜阳的手依旧被牵在苏挚阳的手里,从下车之后他就一直牵着她。

马上就要到了家门口的那片地方,此时,天色已黑,路灯慢慢的亮起来了,姜阳突然叫住了苏挚阳

“…苏挚阳,你等一下”

苏挚阳疑惑的回头凑上来的却是一个温暖娇小的怀抱,她像一只突如其来的兔子一股脑把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姜阳甚至能听到她和他的心跳声,咚,咚,咚,一下又一下,坚实有力的响在各自的胸腔里。

过了会儿,她汲取的温暖似乎够了,平静了下声音摁耐住了激动不已的心若无其事道:“好了,我抱够了,你可以走了。”

话刚说出口,身子就被他又摁了回来,这一次显然比之前的更紧。

姜阳被他捂的都快喘不过气来,头顶上方传来他有些危险的声音,那声音略微透着些低沉,莫名的有一股压迫感传来。

“你抱够了?就想一走了之怎么可能…”

我还没抱够呢,六个字还没说出口,苏挚阳就俯下身在封住了她的唇,姜阳瞪大了眼睛,天啊,她可是有色心没色胆啊,只是想抱一抱,苏挚阳怎么就这么大胆了?直接动嘴了?

不过,也甚得她意,这样就可以表现的淑女一点了。

这个吻中规中矩仅仅只是亲了一下就离开,不过离开的时候苏挚阳恶作剧的咬了她一下,惹的姜阳吃痛瞪着她。

离开之后苏挚阳看着她嘴巴上的咬痕,那是他留下来的痕迹,他看着她笑的像一只得逞的狐狸一样,大方的宣布:“好了,我亲够了,你可以走了。”

姜阳气急败坏的看着他,然后在人一时不察的时候,一把拉过他的手腕毫不留情的咬了下去,苏挚阳吃痛想去拉她,姜阳这才得逞的放开了他,亮了亮小尖牙,朝他甜甜一笑:“好了,我咬够了,你可以走了。”

她像一只偷了腥儿的猫一样咧着嘴笑的开怀,在姜阳没注意到的时候,苏挚阳的眸色暗沉了下来,他刚想去抓她的时候,姜阳就瞅准时机跳开了:“早点睡,明天见苏挚阳。”

说着就噔噔噔三下五除二上了楼,呼,还好她眼尖瞅到了不对劲,要不然啧,今晚可难过了。

姜阳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嘴巴,有些红,还有个不轻不重的痕迹,幸好没肿,有人问起来就随便糊弄过去算了。

第二天文岚一瞅姜阳,怎么今天越看她越觉得哪里不对,文岚看了好几遍才发现问题。

“咦,姜阳你的嘴巴怎么了?怎么破了?”

姜阳啊了一声,然后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牙齿没个把门的,一下子就给咬着了。”

文岚瞪了她一眼:“活该!谁叫你这么傻。”

两人聊着聊着话题一下子又往别的地方跑去了,班长谢澜看他们两个聊的热火朝天的觉得自己在这就是一个超大瓦的电灯泡,还布灵布灵亮的那种。

于是就跑姜阳位子上坐着叹气去了:“女生怎么那么能聊一点小事都能聊起来,聊的热火朝天的。”说罢眼睛朝自己的座位瞥了一眼,满含怨气。

旁边坐着在看书的苏挚阳听了他的话身子目不斜视继续看书。

“苏挚阳,你和你同桌关系好吧,你就不好奇她们聊了什么你怎么还能坐的住”

苏挚阳闻言瞟了一眼和文岚聊的热火朝天的姜阳,也不知她们在说什么这么兴奋,苏挚阳缓缓收回了视线,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奇怪的看了谢澜一眼继续目不斜视:“有什么好坐不住的?”

谢澜简直无力了,他脑子里想了想刚才姜阳和文岚聊的话题,什么腹肌啊,人鱼线,哥哥,什么年上年下之类的,听的他一阵臊得慌,这才忍不住跑了过来。

他本来想提醒苏挚阳一句,谁知道这家伙完全不感冒。

谢澜气不打一处来:“我不跟你说了。”

然后就气势汹汹的回到了座位,姜阳走回来一脸疑惑道:“谢澜怎么了?那么大的火气像谁抢了他老婆一样?”

苏挚阳回了句:“谁知道呢?”

想着谢澜刚才很铁不成钢的样子,苏挚阳突然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她和文岚的谈话内容,于是便好奇的问道:“你们刚才说了什么?”

这种事怎么能让苏挚阳知道呢,于是姜阳笑了笑道:“哦,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学习资料啊,穿搭化妆之类的话题”

学习她能去文岚那里谈学习

苏挚阳简直一百个不信,不过姜阳那么说她还是选择相信她。

而姜阳看苏挚阳信了,她简直松了一口气,呼,幸好他没问是什么学习资料

不对啊,问了她也不能告诉他,难不成要告诉他是《冷漠少爷俏书生》《霸道少爷禁忌爱》《我的王子殿下》《我每天都在肖想师尊》这种类型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