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炽阳 > 第13章 第十三章

第13章 第十三章


水门煎包是这附近最好吃的煎包,煎包店就开在学校门口,附近其实也有好几家其他的煎包店,但通通都没有水门的够味道。

每次去都是一条长龙,姜阳他们虽然已经很早就去了,可这不一会儿煎包铺子门口就排了不少学生。他们在队伍的中后排,排了一会儿,总算到他们了。

老板娘正在熟练的运动着手里的煎锅,头也不抬:“要几份”姜阳闻着锅里熟悉的香味,忍不住食指大动。

“两份大的。”

“好勒。”

不一会儿,煎包伴随着热腾腾的蒸气出锅,掀开锅盖的那一瞬间,最浓烈的香气扑鼻而来,差点没香的人一个大跟头。

姜阳已经快忍不住了,老板娘从锅里挑拣出来了两份分装在两个碗里就递给了她。

姜阳顺手接过,把其中一份儿递给苏挚阳,就忍不住开动了起来,姜阳迫不及待咬了一口,鲜美的汁水瞬间随着皮破而爆了出来,向前喷出。

好巧不巧的是,苏挚阳正站在他前头,她一口生煎包爆了他的衣服。

蓝白色校服间隙,一处汤汁的颜色格外显眼,姜阳立马拿纸巾去擦,可却已经于事无补,生煎包的印记牢牢的印在了那件校服上。

姜阳有些尴尬,苏挚阳却只说句:“没事,回家洗洗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眸子漆黑。

姜阳过意不去,向前伸出手:“脱下来,我给你洗吧,真的,我闯的祸,我负责。”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挚阳一惯漆黑的眼眸亮了一下。

她神情认真,苏挚阳也不再坚持,回去的路上。

姜阳一手抱着外套一手和苏挚阳道歉,两个人并肩行着。

“对不起啊,我没注意到你在我前头,然后那个煎包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因为自己做错了事,姜阳越发没有底气,声音也越累越小,整个人垂头丧气的,再也没有之前的快乐。

突然她感觉旁边的人停了下来,姜阳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也跟着停了下来。

下一刻,一只宽厚的带着温度手掌盖在了她的脑袋上,苏挚阳嘴角浅浅勾了下,半明半寐的天光打在他脸上,明明暗暗,他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说道:“不怪你。”

说罢,苏挚阳就向前走去,这次姜阳没再腹诽,顶着被揉的有些凌乱的头发,紧了紧手中的校服小跑着跟了过去。

路上,姜阳犹豫了会儿还是抱着校服跟他再次道了个歉,不过不是为刚才的。

是为之前的,她声音淡淡,抱着校服的头低着,看不出什么表情,她道:“苏挚阳…”

苏挚阳只好停了下来,回头看她:“怎么了?”

姜阳纠结了一会儿才算是有些难堪的开了口:“以后,你那话不要说了,会很容易引起误会。”

苏挚阳愣愣的看着她:“什么话”

好啊,显然他已经忘记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过的话转头就忘,男人果然就是大猪蹄子,不能信。

姜阳气冲冲的走上前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因为在气头上,她还差点把手中的校服一股脑塞到他身上,还好忍住了。

晚自习的时候,姜阳还是憋着一股气,半天没和苏挚阳说话,过了会儿,她感觉到手肘处被人捅了捅。

一下,姜阳没理。

两下,三下,四下……

姜阳终于被烦的转过头来,刚要问你要干嘛的时候,旁边就小心翼翼的推了一个纸条过来。

姜阳抬眼看了眼讲台,呼,还好老师不在这,去办公室喝水去了。

她小心翼翼的展开纸条,上面是苏挚阳的笔迹,写着三个字:“我记得。”

咚,咚,咚,不规则的心跳又开始了,一下接一下,心如擂鼓,贯穿整个胸腔。

就在看到这张纸的时候,姜阳觉得她一定昏了头了,仅仅是一张纸就能让她心跳加快。

好不容易心跳抚平之后,旁边又推过来一张纸,这次姜阳想都没想就接了过来。

可是还没来的及看,头顶上不知什么时候就笼罩了一个黑影,劈头盖脸将她手中的纸条夺了过去。

班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办公室回来了,他手里捏着她的纸条,脸色很难看。

这一刻,姜阳心跳的飞起,比之刚才更是有无不及,她赶紧回头看向苏挚阳,对方则朝她轻微摇了下头,表示不要紧。

心中的那道擂鼓还在跳,不过随着他的动作,慢了几分,渐渐平息了下来。

果然,在看完那张纸后,班主任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一反常态的拍了拍姜阳的肩膀,愣是把她吓一跳才说道:“好好努力,争取考上!”

然后就把纸条放在桌子上就走了,姜阳听他的话一脸莫名其妙,什么好好努力,争取考上啊,不是应该大骂他们一顿吗?

直到把纸条展开,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姜阳才明白过来班主任为何会突然的变脸。

只因为那是一张计划表,计划做的很详细,它拟定的是一个大学,上京的。

里面详细记录了她每科至少要考多少分就能保底上那个大学,同时还精心制作了复习计划,从高一到高三的都有,什么高一打好基础,多做那些题啊,高二侧重点在哪啊,高三怎么分配时间啊。

一张小小的白纸愣是被他写的密密麻麻的,看情况应该还没写完。

班主任走了却并不是完全走,他只是在门口站着。

姜阳不能出声,于是对着嘴型问道:‘你在干嘛?’

苏挚阳听懂了,或者说是看懂了,他三下两下扯了张纸,想了想,哗哗写下了两字:“管你。”

当那张纸被推到姜阳面前的时候,姜阳的眉头皱的简直能掐死苍蝇,这叫管

这怕不想让她死吧?计划表里最多的就是数学,简直都快学死她了。

晚自习后,两人很默契的没有说话,直到姜阳再也忍不住,她需要好好知道那张计划表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抬起头来:“苏挚阳,那计划表…”

她才刚开口,苏挚阳就知道她要问什么,忙道:“是根据你的情况制定的高一到高三的。”

姜阳无奈的应了声:“我知道。”

从收到那张计划表开始,她整个晚自习几乎都在研究这个了,差点没把计划表研究个透透的。

姜阳还想问,苏挚阳知道她想问什么,这一次他不像前一次一样声音快速,推着车的手慢了下来,连声音也变的闷闷的:“他们已经在商量离婚了…”

这个话题显然是姜阳没料到的,她宛如被当头一棒,愣愣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看了眼底下女孩儿脸,默默的,淡淡的,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是她的内心已经翻江倒海了。

“如果不出差错的话,下个学期我就会转到上京的高中…”

此时他说什么已经全然不重要了,姜阳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才没对他爆发出来,她低了头,抱紧了手中苏挚阳的衣服,只顾往前走。

连他叫她也装作听不到,一股气跑回了家里,关上门,陈丽君见她这样还觉得奇怪:“怎么了?今天情绪不好”

姜阳没回她,只淡淡回了句:“没有,我去洗澡了。”

就把书包放下拿东西进洗澡间,在经过床边的时候。

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件不属于他的宽大校服,校服白色的方块中还有一点浓汤的酱汁,姜阳犹豫了下,也一并带进了洗澡间。

这次澡,姜阳洗的很久,其实不光是洗澡,洗衣服也占了一半,姜阳把衣服泡在盆子里,坐在矮凳上,使劲的搓着那块黄色的油渍。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手都因为快速磨动而发红了她才停下来。

盯着浸泡在盆子里的衣服发呆,最终她对着自己说:姜阳,忘了吧。

不知从哪儿传来回音,或许是从她心里来的也不一定:忘了吧。

那一晚上,姜阳盯着挂在床头的蓝白色校服很久都没睡着,校服宽宽大大的,洗之前充满了阳光的味道,还有她不小心撒上去的浓汁的味道。

洗之后只能闻到清新舒爽的气息,姜阳伴随着这种气息入眠,睡之前她又对自己说,算了吧,姜阳,算了吧。

第二天苏挚阳突然发现姜阳的态度又和之前一样了,甚至比之前还要奇怪,之前她只是单纯的避开他,现在却每一处都彬彬有礼,好像在不知不觉间拉远两人的关系。

苏挚阳昨天晚上回去后把计划书剩余的部分完成了,刚想给姜阳看,就注意到她情绪不大对头,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早自习下了之后才有时间,那时候正是吃早饭的高峰期,班上人都走了七七八八了,苏挚阳特地没走,把剩下的计划表推给姜阳。

就见姜阳从书包里掏了掏,掏出了那件已经晒干的宽大蓝白色校服冷漠的递给他,连着之前的计划表一起。

她摇了摇头:“…谢谢,我不需要,衣服也还给你。”说完这句话,她就转身离开了。

苏挚阳在她背后欲言又止,终究没说什么,他是终究要去上京的。

而她的天空似乎局限在了南蒲和安阳两座小城里,或许是她太胆小,或许是她不勇敢,也或许是她考虑的太多。

此刻他们分道扬镳,等她回过神来勇敢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差距已然渐行渐远,远到她再也没有勇气想去跟上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